【张大千1946年作品】书画拍卖集成

发布日期:2021-10-12 01:26    点击次数:151

图片

1946年作 高士行吟图

尺寸:121×51.3cm

成交价:1,065,000RMB

题识:唤起朱颜酒一尊,登山临水意犹温。朝红暮叶春来路,纵老秋风识旧痕。丙戌(1946年)十一月写似焕明仁兄方家正之。大千弟张爰。钤印:张季、大千

图片

1946年作 蕉荫高士

尺寸:99×53cm

成交价:1,058,000RMB

题识:听雨听风听不得,道人何苦画芭蕉。丙戌上元昆明湖上作,蜀郡张大千爰。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、大风堂鉴藏章:炽云珍赏

图片

1946年作 凉月芙蕖

尺寸:99×37cm

成交价:1,150,000RMB

钤印:张爰、大千、大风堂藏印:红树室藏题识:疏池种芙蕖,当轩开一萼。暗香襟里闻,凉月吹灯坐。丙戌十月大千居士爰。

图片

1946年作 梅竹双清图

尺寸:104.5×41cm

成交价:1,437,500RMB

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款识:江南翠竹动成林,谁折寒香报赏音。寄语双清堂上客,萧然应见此君心。丙戌二月昆明湖上作,蜀郡张爰。题跋:张大千《梅竹双清图》为其四十许时笔,竹枝作双勾尤为清动绝俗。辛酉春日过香江见此图,因题,稚柳。钤印:谢、稚柳

图片

1946年作 纨扇仕女

尺寸:113.4×48.4cm

成交价:3,736,800RMB

题识:南国清歌入破时,银灯如水照花枝。雪肤云鬓是参差,翠羽汉宫王母使。玉纤团扇大苏词,误他举举与师师。倚浣溪沙,丙戌(1946年)九秋,大千居士爰。钤印:摩登戒体、爰居士、大千毫发

图片

1946年作 潇湘水云

尺寸:115.2×61cm

成交价:6,100,425RMB

款识:潇湘水云。何处闻吹雨脚笙,云螺黛髻晕眉清;凉风帝子一千里,拂水飘烟出洞庭。往岁曾于海上见北苑画「洞庭张乐地,潇湘帝子游」大卷于庞虚斋处,此图略师其意。丙戌之夏,大千居士爰,沱水邨居。庞虚斋丈所藏为〈夏山图〉非〈潇湘图〉,一时误记。〈潇湘图〉去年冬从长春携来海上,近归大风堂供养。其绢素与画法并同〈夏山图〉,盖同时所作者。丁亥四月装成因识,蜀人张爰。钤印:「大风堂」、「张爰私印」、「大千居士」、「张爰印」、「大千」。

图片

1946年作 情寄山河

尺寸:108×50cm

成交价:4,140,000RMB

钤印:秋山秋水、张爰、大千、张爰私印、大千居士、老弃敦煌、长共天难老款识:1.破碎河山颠倒树,伤心谁识老涛翁。吴山越山青未了,一角卢怜马远上。丙戌十月拟清湘老人法,蜀郡张爰。2.稍爱子云气奇古,近知臣甫语惊人。凭谁说与佳山水,退墨苍茫乱笔真。大千居士重题于欧湘馆中。

图片

1946年作 京口道中小景

尺寸:129×47cm

成交价:5,980,000RMB

钤印:张爰、三千大千、笑白云多事等闲为雨款识:京口金陵百里程,晓烟未泮雨初晴。奔车瞬息江头过,未老新添画里情。此予十年前京沪车中口号也,偶效海岳云山遂书其上。丙戌八月,峨嵋山中汉安张爰。

图片

1946年作 红衣高士

尺寸:91×34.6cm

成交价:720,688RMB

题识:晚山忽忽看云生,山有云生乃有情。未必丹山重似画,祗于此处看天成。丙戌(1946 年)夏至,拈石田翁诗。大千居士爰。钤印:张爰之印、大千

图片

1946年作 仿漠高窟北魏人画马

尺寸:106×64.5cm

成交价:8,568,420RMB

题识:青骢连钱,紫丝三花。银蹄龙脊,白踏烟斜。咨嗟款段,安步桑麻。胡不万里,骁腾天涯。丙戌(1946 年)八月,仿漠高窟北魏人画并赞。蜀郡张大千爰。铃印:爰居土、大风、略其玄黄

图片

1946年作 高士图

尺寸:44×30cm

成交价:667,000RMB

题识:丙戌夏五,蜀人张爰。印文:张爰之印、大千、劫灰外物

图片

1946年作 壁下高士

尺寸:94.5×33cm

成交价:785,625RMB

题识:虬龙夭矫结天垠,呼吸风云护古春。早晚天风下山半,不知原是老苍鳞。丙戌(1946年)嘉平月,蜀郡张大千爰。钤印:张爰、大千居士

图片

1946年作 山水

尺寸:101.5×49cm

成交价:2,584,120RMB

款识:稍爱子云气奇古,近知臣甫语惊人;凭谁说与佳山水,退墨苍茫乱笔真。丙戌夏,张爰。钤印:「张爰之印」、「大千」。

图片

1946年作 闲棹自游图

尺寸:86×42cm

成交价:1,848,000RMB

钤印:张爰、大风堂、大千大利款识:碧树生云屋,平冈逆远峰。清波明镜净,闲棹自游溶。丙戌元月,用二石法写于沱水乡居。大千居士张爰。鉴藏印:乐恕人珍藏印、金岳藏画、曹大铁收藏印

画面取势雄奇但不失空灵,近水远山层迭铺陈,开和有序,层次井然。笔墨苍茫沉厚,笔法、墨法并承二石,特不落畦径,游心象外,不为人识破耳。山石轮廓以轻柔笔法勾勒,却无柔弱之感,显示出大千先生可扛鼎的劲道笔力。山石的背阴面则以丰富多变的擦笔为之,画面更显清灵秀逸。